程序员:第二份工作

2011年的一天,曾经跟我在同一家公司同一天离职的周给我打电话“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,那时候还没发明灵活就业这个词,我只好说:“好像失业已经有几年了吧。”周用我熟悉的声音说:“我回来上班了,现在升官了。你要不要到我这边来?我可以罩着你。上班不需要打卡。”他顿了顿,好像想起一件事,又补充道:“不会安排你出差的。”

继续阅读
处境

这一次,是真的很久没有写东西了。所有的这一切,似乎都在荒芜漫长的时间消耗里全部消失了。我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,只是对许许多多的事物都感到厌烦,陌生。觉得十分虚弱。终于有一天,感觉是这样的一无所有,找不到未来以及过去。即便在游戏的世界里,感觉到的也只有孤独与杀戮而已。找不回当初的惊喜与兴奋,只剩下了麻木以及虚度的光阴,下午难得出了点太阳,又阴沉沉的天气,无法出去骑车,找不到动力的感觉很糟,而找不到方向的我,则一直跳不出来这样的处境。

继续阅读